各種原創二創都可能出現,看TAG
lo用來丟一千字以上or左右的文
小段子們請走噗浪:asd70502
by.空漠

[全職/韓葉]秀色可餐

Q:論LO主多久更一次文

A:大概季更吧……還是半年更?(cao


*標題與內文無關(?

*腦洞很大

*私設一卡車

*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啦_( :3」∠)_



  葉修被葉秋逼著起了個大早,說是老頭子有故友來訪,他們兩個也必須在場。葉修被迫換上一件件被送去燙得平整的襯衫西服,說實話葉修實在看不出來同樣都是白襯衫有什麼差別。葉秋叨念著果然是人要衣裝,應該找時間把那幾件淘寶貨都清出來丟了,葉修笑說弟弟你真不可取富貴了就揮霍,穿衣哪需要這麼講究,哥天生麗質穿什麼都好看,葉秋卡殼,又開始嫌葉修頭髮有點長了,看起來一點也不精神,葉修又辯總得有點分別免得人家把咱倆認錯了。

  「什麼老友啊?咱兩個也得穿成這樣,活像是去相親。」葉修扯著勒得他不舒服的領口,「這能解開麼?在家還穿這麼正式奇不奇怪。」

  「做面子吧!說是以前部隊的同袍,姓韓。」葉秋替他把領口的扣子解開、整好衣領,「今天下午就穿這套吧,先脫下來。」

  葉修聽到這話簡直不能更迫不急待地把一身裝束卸下,「不是吧,你七早八早叫哥起床就為了試衣服?」

  葉秋把衣服掛好,轉身拿了把剪刀,「坐下,我幫你把頭髮修一修。」

  葉修趕緊說煙癮上來了要去陽台抽一根開溜,阻止葉秋磨刀霍霍向兄長。

  午餐過後客人來訪,葉秋到外頭去迎接客人,葉修趕緊回房把那一身拘束的服裝換上。進門是一對中年夫婦,穿著成套的改良式唐裝,簡單而不失貴氣,後面跟著的是他們的兒子,一個葉修不能更熟的人。

  老韓?葉修差點驚呼出聲,韓文清看到他也愣了一下,還是中規中矩地點頭先打個招呼。

  「哎唷!葉修啊,上次見都還要人抱呢,現都這麼大個兒了!你們兄弟倆還是這麼像。」

  「韓阿姨好,韓叔叔好。」葉修壓根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見過韓文清的媽了,也不知道原來韓文清家也是退役軍人──好吧他自己是也沒提過──連葉秋這名字其實是他同胞弟弟也是到復出後全明星周末才跟韓文清說,更別說家世背景這些深入的話題那是一件也還沒談。

  一旁看著的韓文清幾不可見地嘴角抽搐了一下,葉修這個笑容乖巧得體,跟葉秋相比是沒那麼到位,但韓文清何嘗不知道每當葉修露出這個笑容,內心底就是在盤算晚上要跟你搶BOSS了。

  葉父葉母見老友來了也上前寒暄了一陣,幾位長輩這才坐上客廳沙發。


  長輩們的話題離不開話當年事業、講過去離合,葉修葉秋跟韓文清幾個晚輩沒什麼可以插嘴的,三個坐在旁邊當大型擺飾品,被叫到再應個聲就夠了。

  聽一聽下來大概知道了韓文清的爸爸從前也是軍官,退役後讓中央派了個官職,一家人從北京遷回青島老家定居,約莫是在韓文清三歲那年搬遷回去的,所以韓文清本人也沒多少印象。

  韓文清跟他父親長得挺像,歲月的痕跡柔化了韓叔叔的臉部線條,看的出來年輕時面容正氣凜然,現在已經和藹許多,眼角上揚的紋路顯然時常笑著。

  葉修心想或許韓文清老了就長那個樣,不過不能再那麼常繃著臉,否則到時只會是個頑固老頭,連魚尾紋都下垂那就不好看了。


  實在沒事可做,葉修已經開始想回書房打電腦去了,當然他不能,坐不住了就去廚房端個水果出來,順勢坐到韓文清旁邊跟他咬耳朵。

  「老韓,沒聽你說要來啊。」

  「也沒聽說這是你家。」

  葉修莞爾,他們相識多年,相處的時間不過那麼一點,都是從忙碌緊湊中掐出來的,見了面就忙著做愛做的事,家事也不適合在QQ上談,說實話,他們連QQ私窗頻率都低的很,最多就是叮嚀天冷了多穿點,窩心又覺得肉麻,最後反正葉修身邊有蘇沐橙盯著、霸圖那邊也輪不到葉修來操心,韓文清也從不是讓人操心的主,最後這樣的對話也少了,總被蘇沐橙笑說這哪裡像對情侶,連深交都稱不上。

  反正彼此對對方都了解地很,省了這些噓寒問暖也無妨。

  一邊長輩見他倆說上話了,便轉移話題談起孩子。

  「說來文清跟葉修是同行啊!我說老葉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兒子為國爭光這等大事也沒聽你提過。」

  韓父笑道,國家隊凱旋歸來幾乎是家喻戶曉的事了。

  「也不曉得這兔崽子是打遊戲去了。」

  「不過是有一番出息。」韓父贊道,「平常沒機會問,你們這行業平常的關係是……」

  「就同行。」

  「對手。」

  兩人同時答道。

  「哈哈,這倆孩子其實緣分還挺深厚是吧!」

  聽到這話引起了葉修跟韓文清的注意,兩人對視一眼,都是疑惑。

  「肯定不記得了,葉修那時才一歲呢!」葉媽媽說,葉修這才會意過來,韓母剛進門衝他說的那句話是他一歲時發生的事了,幾位長輩開始講起二十多年前發生的往事。

  而他們相識十年,直至今天才知道,早在不會有記憶時,彼此就已經見過面。


  那是葉修跟葉秋滿周歲抓週那天,葉家邀了些親朋好友來參加。一對精緻的雙胞胎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戴著小虎帽、小肚兜,帶著笑容睜著大眼睛看著來訪的叔叔阿姨們。

  韓文清一家也來參加了,二十多年前的韓叔叔散發的氣場更甚現在的韓文清,葉秋見了就往葉修身後躲,眼睛裡淚水打轉著忍著沒哭出來,葉修倒完全沒在怕,跟小韓文清大眼瞪小眼,當年的小韓還沒有錢包臉,葉修眨著水亮的眼睛、嘴唇的弧度好似是在微笑。

  小韓文清正想著這是不是種友好的表現、是的話該怎麼回應,葉修卻是已經一個巴掌呼了過來。軟綿綿的巴掌當然不具任何傷害,小韓文清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小葉修笑得更歡。

  「唉唷小修你怎麼打人呢!」葉母趕緊把葉修抱走,頻頻向人道歉。


  很快便到了最重要的抓周儀式,依照傳統,竹篩鋪了紅布,裡面放了書本、毛筆、計算機、腮紅盒粉、滑鼠、印章、尺、聽診器、玩具鋼琴、雞腿、足球、紙鈔,共十二項。

  葉修作為哥哥是先抓的那個,看著滿滿的一簍子猶豫了一會,爬過去摸一摸小鋼琴、把童話書翻開、按了幾下計算機,最後碰到了滑鼠,如獲至寶地搗鼓著兩個按鍵跟中間的滾輪,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響,之後大人要從他手中拿回滑鼠都捨不得放。

  換葉秋上了桌,葉秋先去摸了摸剛才哥哥玩得不亦樂乎的滑鼠,對這個圓圓的小東西實在沒多少興趣就放回一邊,之後就拿了計算機起來玩,顯然比較喜歡這個有螢幕還會顯示數字的。

  旁人稱在這兩孩子都有出息,一個工程師一個經商,都是收入相當好的行業。


  跟一群大人鬧騰了一陣,小葉修跟葉秋被抱回沙發上,葉秋看起來還挺有精神只是跟著哥哥坐在一起,葉修則是半瞇著眼睛看起來隨時會睡著。

  韓文清早就吃完蛋糕乖乖坐在沙發上了,兩個幼童被放在他旁邊,雖然長的一模一樣,韓文清分得出離他近一點的是給了他一巴掌後笑得沒心沒肺的那個。

  兩片臉頰跟剛才碰著的水煮蛋一樣白,泛著蜜桃般的粉嫩色澤。

  他覺得葉修身上有股香味,興許是剛才吃的蛋糕的味道,一股綿軟的奶香,韓文清鬼使神差地湊近那片白軟的面頰,一口啃了下去。

  果然很軟,他想。

  葉修也許是嚇呆了沒有任何反應,旁邊看著的葉秋卻是「哇」一聲就哭了出來,好似被咬得生疼的是他,大人們手忙腳亂地帶開兩個孩子,到慶生結束為止都沒再讓他倆接近。


  聽完這段往事葉修跟韓文清面面相覷,這是解釋了之後兩人互看不順眼一見面就拿傢伙開幹一場,還是韓文清到現在還喜歡啃他……部位不是臉了呢。

  「難怪看到你就覺得欠揍。」

  「呵,彼此彼此。」


-FIN-

评论 ( 5 )
热度 ( 71 )

© 不在燈火闌珊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