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原創二創都可能出現,看TAG
lo用來丟一千字以上or左右的文
小段子們請走噗浪:asd70502
by.空漠

[全職/傘修+韓葉]那些年

*CWT37無料,中元節沒給少天慶生給傘哥點燈

*OOC

*pdf檔點此Google雲端下載

*感想及建議可以下面留言或私信或用ASK或填感想單給我<(_ _)>



  那次回家過年前,葉秋抓了個機會跟蘇沐橙交換QQ跟手機號,說是比較容易知道葉修的近況。葉修這人說話,若是他覺得可以讓你知道他自然會照實說,若是他不想讓你知道,說出來的就是真假參半還帶一連串嘲諷,難分真偽又氣人,還是要在身邊觀察的人才明瞭。

  後來葉秋跟蘇沐橙常在QQ上聊葉修以前發生的事兒,通常是葉秋問葉修這幾年間做了些什麼,最後變成兩人的葉修情報交換會議。葉秋說他小時候怎麼被這個混蛋哥哥欺負、又在他受委屈時替他站出來的好哥哥,還有葉修三連冠那年回家是怎麼跟家裡人鬧翻、又跑出去繼續做他的職業選手。蘇沐橙說哥哥跟葉修以前都疼她,窮了沒錢買菜了、她的便當分量從沒減過,兩個哥哥卻是吃著方便麵繼續在遊戲裡掙錢,後來哥哥走了,葉修如何堅強地幫著她一起處理後事,再說到葉修領著嘉世拿三連冠、被隊上孤立、被逼退役,再帶著興欣殺回聯盟。

  蘇沐橙口中葉修的故事很長、很精彩。

  葉秋可惜他沒能一起經歷過這些。

 

  「他跟我說過他有男朋友的事,妳知道嗎?」葉秋問,這是過年葉秋去興欣網吧接葉修回家那次知道的,那時他懷疑葉修這無恥之人會對姑娘們亂來,葉修就這麼坦白他喜歡男人還有男朋友,要葉秋不用擔心這無關緊要的事,當時葉秋受到驚嚇、煩惱著該怎麼跟家裡老爸老媽交代,之後才覺得這事得問清楚,但葉修大概不會說實話,現下找到機會自然是問問蘇沐橙。

  「哎呀他有跟你說啊?還以為他被發現之前都不會說呢。」蘇沐橙這話不是沒道理,葉修在這方面素來低調,連跟現任男友其實交往了七八年最近才被蘇沐橙跟張新杰以外的人發現,但還是聯盟裡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這種事總是不能張揚,就跟如果哪天被發現周澤楷有女朋友、蘇沐橙有男朋友一樣會被媒體跟腦殘粉們鬧得沸沸揚揚,何況是同性戀呢。

  「就我知道,葉修至今有過兩個男朋友,你都要聽嗎?」

 

  「葉修這兩個男朋友都跟榮耀脫不了關係。」

  他的第一個男朋友,是我哥哥。

  他叫蘇沐秋,之前跟你說過他們倆是怎麼認識的,在網吧裡PK了幾回合、後來回家繼續玩,晚上他說他該走了卻在附近徘徊,我們這才發現他沒地方去就收留他了,雖說多了一張吃飯的嘴不過葉修打遊戲的技術很好,跟哥哥合作收入簡直多出一倍,生活好過了不少。

 

  關於兄妹二人跟葉修如何討生活的日子葉秋聽蘇沐橙說了許多遍,蘇沐秋原來就在網遊裡當材料商人、或接些代打代練的單子,甚至打黑賽、寫外掛程式。變成兩人協力接的生意也變多,雖然兩個小孩子還是不時被詐欺被騙,不過相比以前的生活那是好了許多,多了個人也熱鬧。家裡原來只有蘇沐秋兄代父職,很小的時候蘇沐橙曾覺得蘇沐秋比起哥哥更像個父親,盯她上學、寫作業,但葉修來了之後,蘇沐秋有了個鬥嘴的對象,一個家添了鮮活的味道,才像是三個少年少女生活的地方。

  這些都跟你說過了,那就直接切入正題吧!

  其實一開始我還以為哥哥很討厭葉修呢!你知道葉修這個人就是說話特別嘲諷、惹人氣,不過他對我一直都挺溫和的,天氣熱哥哥不准我吃冰他會偷買給我、一件洋裝如果我多看一眼可能就會變成哪個節日或慶祝日的禮物,而我是覺得誰對我好我就得回報的那一類人,他倆起爭執時我偶爾會站在葉修那邊,惹得哥哥都會說「沐橙長大了胳膊向外彎,不聽哥哥的話了」,至於葉修對哥哥就是嘲諷技能能丟就丟,他倆老吵架,諸如牙膏從哪裡擠、西紅柿炒雞蛋放不放糖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足夠吵好幾次,後來在一起了也沒少吵,只是強度可能低一點了吧。

  發現他們在一起大概是我初中一年級還二年級的時候,至於他們什麼時候好上的我怎麼都看不出來,後來想想,搞不好哥哥早對葉修有意思了。

  葉修到我們家的那年是我要升初中的暑假,那個冬天榮耀開服,對了,之前說過一葉之秋這個ID是我幫葉修取的,原來是真的想取叫「一葉知秋」的,但是輸入的太快沒來得及改,那時哥哥可是對這個名字大力支持,不像葉修對那個「之」的錯字糾結了許久。

  「一葉之秋?很好啊,你的葉我的秋嘛!」想來那個「之」字何不是佔有表現呢?

  「少美了你。」

  葉修不理蘇沐秋開始操作角色。那天晚上他們就把角色練到了轉職等級,葉修見哥哥轉了個神槍手就說:「那我轉個戰法吧!遠近距離搭配正合適。」

  說不準這就是一種曬恩愛了,不過這些都是我知道之後才發覺的,簡直細思恐極。我發現這事的時候初中生正流行早戀,班裡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吵得不可開交,情書一個教室裡漫天飛傳,運氣好的就是安穩交到對方手上,運氣不好被頑皮孩子或老師攔截的,信件內容或被當眾朗誦、或被告誡換位換班,原來要告白的那方失了面子,有意思的也沒意思了,為避免這些有一陣子流行情書上不署名,但是是誰給誰的也分辨不出來了。

  那天我從書包裡拿出作業本時就是一封不知道誰偷放的情書跟著滑了出來,恰巧落在出房間裝水的葉修腳邊,葉修撿起那個淺粉色飄著香水味的信封,看了一眼便還我了,又回到房間裡跟哥哥繼續打遊戲還有說我收到情書的事。

  我猜葉修回房間的第一句話就是:「沐橙收情書了呢,做哥哥的覺得妹妹有危險了嗎?」

  那天晚飯飯桌上哥哥用一副人生導師的大人模樣說:「沐橙啊,妳現在還小,好好念書,其他事情像是談戀愛什麼的先別想那麼多知道嗎?」

  「你好意思說這個?」葉修在一邊笑,「我們家沐橙這麼漂亮、人又聰明,自然會收到幾封情書,要不要談戀愛自己會判斷,才不需要你擔心呢!」

  「你就好意思?我是她哥,這是關心妹妹!」哥哥反駁道,「說得好像你經驗豐富一樣,你也收過情書嗎?」

  「哥可當過學霸,收過的情書多著呢!」葉修持續嘲諷,「怎麼?羨慕還是吃味了?」

  「哎你們兩個別吵了……」心下卻是「咦?」了一聲,葉修收情書哥哥吃味什麼呢?當下我還當是因為班上同學都在講談戀愛的事讓我什麼都往戀愛方面想,沒想到餐後經過哥哥們的房間聽見兩人在房裡鬥嘴,他倆還真的是一對。

  「唉唷今天打這麼狠,真吃醋了?」

  「再來一把。」

  「欸沐秋大大別氣了,我這不是你的嗎?」

  那時我其實沒想兩個哥哥都是男生怎麼能在一起,只是訝異兩人竟吵也能吵出感情來。

  相比葉修怎麼看都在欺負哥哥,在我印象中哥哥對葉修挺好的,嘴上罵咧咧說葉修不做家事、起床就知道打電動也不自己弄早餐,卻是什麼都幫他做好了。想過很多次他們究竟是怎麼互相吸引,外型的話我對哥哥的容貌還是挺有信心的,有一次我把作業簿忘在家裡,哥哥給我送來,結果那天一群女同學來問哥哥有沒有女朋友或有沒有QQ可不可以給,至於葉修哪裡好了,問哥哥的話大概會是技術跟遊戲時的神采飛揚吧!

  兩個男生在一起實在不會膩歪到哪去,我最多也只有偷看過他們玩親親,再超過一點的舉動不知道是真沒有過還是沒讓我瞧見,他們兩個男生睡一間房,我睡隔壁,他們一開始打遊戲就沒完沒了,熬夜通宵那是常有的事,通常我比他們早睡許多,半夜他們做了些什麼就無從得知了。

  一直以來都沒有點破知道他們在一起的事,直到有一天進家門真不小心撞見他們親在一起、急急忙忙把對方推開,解釋的話支支吾吾湊不成完整的句子,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笑。

  「呃、沐橙那個……我們剛才沒做什麼,就是……」

  「靠近了點而已,是吧?」

  「對、對,靠近點而已!他眼睛裡進了沙我幫他看看。」

  最後實在忍不住大笑出來,「我早就知道啦!不用顧慮我你們繼續。」然後就樂顛顛地跑進房間了,可惜沒能看到他們倆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葉秋猜想現在坐在螢幕對面的蘇沐橙肯定是笑靨如花,兩個哥哥帶給她的回憶都是那麼美好的。至今蘇沐橙其實已經跟葉秋說過不少故事,但相對於她的哥哥,蘇沐秋,卻是鮮少提到,蘇沐橙的話題通常都圍繞在葉修跟自己,沒有葉修跟蘇沐秋。

  任誰都知道那位曾出盡鋒頭的神槍已不在人世,太多美好的回憶反而會襯托這段過往有多悲傷,但葉秋其實挺好奇這個當時跟自家哥哥年齡相仿的少年都怎麼跟葉修相處的,尤其是在朋友之外又多了另一層關係之後。

  葉秋問,能不能再多說點?

  蘇沐橙說那來說說卻邪跟千機傘的故事好了。

 

  卻邪是葉修的十六歲生日禮物,哥哥在研發這方面一直挺有天賦,像是無師自通自己寫程式,銀武製造過程也是自己摸出來的。那時會去研究銀裝的玩家不多,大都是知道有這項功能卻不知道如何使用,角色身上揣著幾件橙裝就已經足夠厲害可以虐翻半個遊戲的玩家了,但哥哥覺得既然遊戲有這個功能就是讓人使用的,開始研究哪些材料可以做出什麼效果,自己先做了對雙槍使,再用那些統計出來的資料做出卻邪,具體怎麼做的我不是很理解,直到今天我對銀武的研究仍沒他們那麼深入。

  那天我們兄妹倆買了塊小蛋糕給葉修慶祝,葉修那是一臉驚訝、沒想到我們會幫他慶祝。他許了三個願望,一是希望打Boss都能爆出好材料,讓咱三個過好日子,以後誰生日了都吃大蛋糕,二是希望三個人都好好的,身體健康,這一個願望說出來馬上就被哥哥念以後都別熬夜別吃方便麵了,葉修回嘴道這不是得第一個願望實現才能達成嗎?有先後順序的,有錢了就甭吃方便麵了,天天帶沐橙上館子!

  許第三個願望前葉修偷偷瞥了哥哥一眼,在心中許完把蠟燭吹了。

  原來就不大的蛋糕平分成三塊,一個人只能吃不到兩口,哥哥速度地把蛋糕解決了嚷著快來拿禮物,把葉修拉進房間登錄榮耀,交易欄位上放著那桿漆黑的卻邪,跟一葉之秋一慣的漆黑裝扮很是搭配。

  葉修那是一臉驚喜地趴到電腦桌上去了,一行行仔細地看著上頭的數值,那樣的屬性簡直超越了現下全榮耀的武器。

  「感動吧!快用用看稱不稱手!」

  我在旁邊看著他們進競技場PK了一場又一場、或者開房間虐菜,葉修顯然對這禮物非常滿意,那是一臉的神采飛揚,他們兩個都是。

 

  對於長時間投入在遊戲中的人來說榮耀要練到滿級不是多難的事,練到現在的上限75級不過一兩個月,過去還只有50級的時候最多一個月就滿級了,滿級之後雖說角色變強、可以挑戰的副本變多,但久了之後遊戲的樂趣就沒以往那麼多了,這時候很多玩家就會創小號,體驗一下不同職業,哥哥跟葉修也是如此,二十四個職業都玩遍了,哥哥對槍系職業情有獨鍾,四個職業角色在他手上操作得活靈活現,葉修那比哥哥更誇張,全職業都研究了好幾輪。

  散人差不多就是那時候開始流行的,能使用一百二十個冷卻短技能的理想如果被實現那可是近乎所向無敵,又因為切換武器也有冷卻時間,哥哥從那時就開始構思可以變換型態的武器了。

  千機傘就是葉修現在君莫笑的那把武器,至於怎麼決定做成傘型也不過就是取散人這個「散」字的諧音了,晴天裡一個打著傘的散人,能不讓人笑麼?那時候哥哥終於研究出了一套千機傘的升級方案,開了君莫笑這個號準備一起升級上去,結果一夜過去,榮耀改版開放等級上限至55級,又加開了職業覺醒任務,沒過任務那是不能夠升級的,而散人,那是沒有職業、無法升級的。

  葉修其實比哥哥更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哥哥才是那個沒日沒夜在研究千機傘的人,但葉修的反應比哥哥還要激烈、就差沒寄信跟遊戲公司抗議了,而哥哥那天話比周澤楷還少,雖然不說話之外所有行為都跟平常沒什麼差別,除了沒有開啟榮耀,我跟葉修都擔心他是不是想放棄這款遊戲了,看著沉默不語的哥哥連葉修都不敢隨便搭話。

  隔天哥哥卻像是個沒事人似的登陸榮耀,葉修問你還繼續研究?哥哥回答當然不,遊戲公司都給判死刑了還研究什麼呢。葉修說你就這麼灑脫,真甘願嗎?

  「我都不在意了,你在意什麼呢?」哥哥說,那個笑容無比釋然,葉修眼淚差點掉了出來,還是哥哥趕緊找紙來給他擦掉,「沒事的,只是從頭再來罷了。」

  哥哥又拿了一個職業重新練了起來,正巧職業聯盟成立的消息出來,開始有隊伍向他們發出邀請,哥哥決定拿沐雨橙風到職業圈去闖闖,他說帶著這個角色就像我也跟他們一起參與比賽,三個人齊心協力的感覺。

  嗯……然後你知道的,後來哥哥就遇到了意外。

 

  接下來這段故事葉秋聽蘇沐橙說過。葉修的難過之情不在蘇沐橙之下,卻從沒在別人面前為這件事哭過,包括蘇沐橙,蘇沐橙那時不過十五歲,他知道他必須肩負起原來蘇沐秋的位置讓蘇沐橙依靠。

  就算蘇沐橙再怎麼說他們當時的生活品質不錯,葉秋也知道他們不會多富裕到哪去,蘇沐秋的後事簡簡單單地辦完了,那陣子為了籌錢葉修又接了好幾份單子、賣了好幾個材料,跟著剛建立的嘉世隊伍打了好幾場比賽,養活隊伍、養活蘇沐橙。

  而葉修做的這些都是為了蘇沐秋,那個神一般的少年,恣意地在榮耀中創造奇蹟,又瀟灑離去不留一絲痕跡,葉修不只替自己繼續榮耀,也在這片賽場上為蘇沐秋留下他沒能踏出的足跡,持著卻邪破出三連冠、十年後帶著君莫笑跟千機傘再創奇蹟,蘇沐秋從沒從葉修心中消失,他仍佔著一塊很大的角落、重重的放在那兒,偶爾拿出來品味一番再放回深處。

  「就算葉修交了新男朋友也從沒把哥哥忘記。」

  蘇沐橙用這句話結束了葉修跟蘇沐秋這段感情。葉秋想,蘇沐秋在葉修心中仍然是特別的,有人說意外失去的總是最美好,因為對於愛人,人往往只會記得最美的回憶,何況這段感情怎麼聽怎麼的刻骨銘心。

  「那該跟你說說下一段了。」沒等葉秋問,蘇沐橙逕自接了下去,葉秋也挺想知道分明難過成這樣了,葉修又是怎麼接受下一段感情的。

 

  「葉修的第二個男朋友,也就是現在的男朋友,是霸圖戰隊的隊長韓文清。」

  你大概對這個名字不陌生,外人說到葉修就會提起韓文清,反之亦然,人們對他們的認識是纏鬥了十年的宿敵,在他們眼裡互相是場上最好的對手,退到場下是最了解對方的人,他們像是一只虎與一只狐,場上盡力撕咬、場下互相舔舐傷口,十年間相知相惜。

 

  韓文清算是葉秋比較熟悉的電競選手了,當年儘管不打榮耀但其實有偷偷關注過榮耀聯賽的勝負,他對韓文清留下較深刻的印象是來自於第四賽季總決賽那一戰,他哥哥所屬的嘉世戰隊第一次與冠軍盃擦肩而過,擊敗葉修的就是這個男人所率領的隊伍,除了將葉修擊敗之外葉秋對韓文清的印象只剩那張得了冠軍還是凶神惡煞的臉在台上說出那句從沒變過的「一如既往」。

  所以說,葉秋其實挺訝異葉修的男朋友是韓文清的,如果葉秋腦內蘇沐秋的形象是蘇沐橙剪了短髮、眉宇間再添些英氣的樣子,那是怎麼都不會與韓文清有相似之處的。

  他還真不懂自家哥哥的喜好。

 

  他們早在榮耀聯賽開始前就認識了,那時候一葉之秋、秋木蘇、大漠孤煙、索克薩爾、掃地焚香之類的高手玩家已經是網遊裡叱吒風雲的角色,幾個雖然老在競技場廝殺、爭副本紀錄、搶野圖Boss,有時也會稍微合作分材料,從網遊上退下就是良好的網友關係,沒有現在嚴重的戰隊對立現象,其實現在職業選手私下關係都不錯,就是葉修跟韓文清好過頭了。

  前三個賽季我還在訓練營裡頭,對他們這些已經出道的選手私下交流不大了解,韓文清是怎麼把葉修追到手或是他們什麼時候互相有好感的我無從得知,吳雪峰當時也不會同我講這些事情,但是我差不多可以確定葉修跟韓文清是第四賽季結束後在一起的。

  那天打完總決賽葉修整晚沒回飯店,他向來都在比賽結束後不知道溜到哪去,到大家要就寢的時間才回飯店睡,這次卻直到隔天早上才出現在機場跟大家一起回去,還是韓文清送他來的,吳雪峰之前跟我說過葉修只要是跟霸圖打完比賽都會跟韓文清出去吃宵夜,卻沒有徹夜未歸的經驗。葉修那天坐在飛機上扭來扭去像是屁股生蟲了,問他是不是不舒服又說沒事,那個表情滿是窘迫。

  從那時起我大概就知道了這兩人間肯定什麼有不能說的秘密,跟以前一樣沒去戳破,反正總有一天葉修會讓我發現或直接告訴我。

  我也想了一陣他們怎麼會在一起的,去找本人深八被葉修敷衍過去:「不知道啊,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其實沒那麼難推敲,第一賽季出道的葉修是年紀最小的,除了他跟韓文清其他選手都是二十來歲,打幾年就要退役的,也許是年齡相近、可以在這片賽場站在一起比較久,葉修比較會跟韓文清透露自己的想法,兩人在線下累積了一定情感才在一起的。

  這次倒是過挺久他才讓我知道的,葉修這人直到最近要出國才有手機,據說從前都是用QQ還有競技場跟韓文清聯繫、維繫感情的。往年夏休期整個俱樂部就剩我跟他兩個人,你知道他不回家我也沒地方能去,但第五賽季結束的那個夏休期葉修竟安排了一個星期到Q市去。

  「去Q市?」我從葉修背後經過,正巧看見他正在瀏覽訂機票的網頁,葉修嚇了好大一跳差點沒從椅子上彈起來,鼠標下意識地把網頁縮小,訂機票網頁底下的卻是跟韓文清聊天的QQ小窗,這下想躲也躲不了,「跟韓隊約的?」

  「咳、嗯,戰隊友好交流嘛!」

  「少來,現在夏休期呢!何況嘉世跟霸圖哪來的友好交流?」我笑道,「說是你跟韓隊的友好交流我還信。」

  「蘇大小姐你就別問了吧!」葉修舉手投降,「我招我招,那啥?的確是友好交流,那個……」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玩得愉快啊。」

 

  一年後正想去問葉修什麼時候要去Q市,結果葉修手指喀噠喀噠地敲著鍵盤、嘴裡叼著菸含糊地問今年夏休期沒人留下吧?

  「沒呢,怎麼了?」

  「我跟老韓說一聲,他說要過來。」

  這一年下來他們仍然低調的交往著,原來就是談遠距離戀愛,只有比賽時才會見上幾面,也沒多少把柄能讓外人給抓到,為了跟戰隊內部好交代只有我跟張新杰知道而已,畢竟不能張揚,我跟張新杰就是在他倆單獨出去時做些掩飾,不讓隊上的人懷疑。

  那天韓文清風塵僕僕地來到嘉世俱樂部,臉上掛著副超大的太陽眼鏡,更像個黑社會來討債的。難得可以看到他們倆私下相處的情況我就偷偷觀察了一會,事實證明兩個宅男約會毫無亮點,依然是在榮耀上,開了小號搶B、競技場走個幾圈。

  ……倒也不是全都那麼無聊,傍晚我竟然見著韓文清拉葉修去超市了!足不出戶的葉修平常都吃食堂供給的餐點,夏休期沒人在不是叫外賣就是泡麵,從不會去超市打食材做菜,難道韓文清給葉修的影響這麼大麼?

  後來我才聽說韓文清硬拉葉修出去是要問葉修我愛吃什麼。

  他倆大包小包的抱了一堆食材回來進了廚房,我是一臉狐疑的看著在韓文清旁邊幫手的葉修,自我會做飯後我就少讓哥哥下廚讓他專心遊戲,看葉修碰廚具的次數屈指可數,都是最簡單的下麵、下餃子、下餛飩,完全不會用到那麼多食材,連葉修會不會用菜刀都是有待商榷的事。

  最後端上的一桌菜香氣四溢,我笑吟吟的對韓文清說:「韓隊,葉秋沒給你添麻煩吧?」

  「沐橙妳說什麼呢?哥可是老韓的得力小助手,老韓你說是不?」

  「你少添亂就好。」

  「老韓你就這麼給我拆台啊!」

  總之一桌菜都是韓文清的手藝,弄得都像葉修帶韓文清來見家屬洗手做羹湯的樣子,整桌沒有餐廳的那麼高級精緻但是有居家的味道。

  「怎麼樣?老韓賢慧吧!喜歡哥給你選的嫂子不?」葉修把一顆花菜夾到我的碗裡,自己繼續動筷子吃得津津有味。

  「你少貧了,韓隊在你後面他現在很生氣。」

 

  葉修退役消息出來的那天我上QQ敲了張新杰,問他韓文清的反應,他說韓隊只說了一句「沒出息」就繼續做訓練去了,但是身邊散發出的氣場讓人不敢靠近,看來葉修也沒跟韓文清聯絡告訴他退役的事,其實他們兩個早就發現葉修被戰隊孤立,只是任誰都沒想到是用退役來解決。不過過了幾天葉修就開始在第十區腥風血雨,我想那就是會回來的意思,特別是在看到君莫笑的時候更確定了這點,就沒再去關心他倆的事,我一直都相信葉修自己會解決的。

  那陣子我就繼續我的戰隊日常訓練、好好地打比賽,還有陪他一起去新區下本,隱約也知道他跟嘉王朝槓上,整個公會到戰隊的劉皓、孫翔都在跟他爭,在他們眼裡葉秋只要還存在於榮耀裡,就是必須清除的阻礙。我不怎麼在意自己也跟著被孤立,只要能跟葉修站在同一陣線上怎麼都沒關係。

 

  關於這段回憶葉秋比較常聽到的就是葉修帶著蘇沐橙還有幾個新人把新區鬧得沸沸揚揚,這段日子讓她想起葉修還是十多歲的猖狂少年時,可惜現在的心境已經不能跟十年前相同,但是葉修視這些坎坷於無物,他要的只有勝負、只有榮耀。

  還好,縱然繞了遠路葉修還是得到了他想要的。

 

  對了,我有沒有跟你說過第八賽季那一次全明星週末?就是葉修跑到台上操作了一個龍抬頭震驚全場再悄然而退的那次,連我都沒想到葉修會在台上搞這個噱頭,更不用說韓文清了,問是誰在比賽台上的聲音後台選手跟前排觀眾都聽到了,也就他能一眼認出來那是龍抬頭、知道那一記伏龍翔天如果是葉秋的話就一定不會打空。

  我悄悄地溜出場館到外頭去堵他,拉他一起去吃冰,我吃冰、他抽菸,店裡的電視也正轉播著全明星周末的實況,已經差不多到了散場時候,幾乎所有的大神選手都被問到了「關於葉秋大神突然現身全明星週末,你有什麼看法嗎?」的問題,嘉世的人必然是不會給出什麼正面答覆,葉修出來鬧這一齣根本是打亂了他們的步調,倒是韓文清瞪著鏡頭,很是霸氣地丟下五個字。

  「我等你回來。」

  「我說你,退役後有跟老韓聯絡過麼?」聽到韓文清這句話,我把嘴裡的冰淇淋吞下,葉修退役還是讓韓文清自己看報才知道的,以韓文清那個脾氣肯定是氣炸了,就不知道葉修有沒有出言安撫。

  「嗯……有啊,前陣子不是還跟他們霸氣雄圖約戰嗎?跟張新杰那一戰妳不也在?」葉修吐出嘴裡的煙,平淡地回答道。

  「那也算?而且這也太久之前了吧!」那時候還在一線峽谷,連聖誕節都還沒過呢!不過聽張新杰說那一戰之後韓文清的訓練效率利索許多,「連QQ也沒私聊過?」

  「不就那樣麼?沒什麼好聊的。」

  我覺得奇怪,從前葉修可是從不會錯過任何跟韓文清的交流的,他們能相會的時間不過那麼一點,現在更是許久沒見居然連私聊都沒,「你跟老韓有什麼矛盾嗎?」

  「嗯?沒有啊。」葉修又深吸了最後一口菸,把剩下的半截菸捻熄,「覺得有點……丟臉吧,弄成這樣肯定會被他鄙視的。」

 

  「闊別聯盟那麼久,此時此刻,您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回來了。」

  所以葉修才會在新隊發佈會上這樣回覆記者的提問,也是給韓文清一個明確的答覆,他解決了跟戰隊的矛盾,落到退役的地步,但也從挑戰賽爬回來了。

  回歸聯盟之後並沒有更輕鬆,職業聯賽跟挑戰賽強度可不在同一個層次,又加上幾位新隊員需要一段磨合期,前幾場常規賽都是出師不利,第四場比賽前一天霸圖四人竟到了興欣網吧來打招呼,說是打招呼我還寧可信是韓文清見葉修來了,葉修表現的簡直不能更冷淡,兩句敷衍的話畢就沒再理韓文清,去跟張佳樂槓起來了。

  又看了幾場霸圖比賽的錄像,時間已經不早葉修卻說他要出去買包菸,我偷瞄了一眼窗外,那個方向怎麼看都像是要去找韓文清,買菸不過是個幌子,回來的時候的確帶了包菸、也帶回兩片被吻腫的嘴唇。

  「還知道要回來啊?」看葉修低著頭掩掩藏藏地回來自然是要趁機虧他一下。

  「這還用說?明天還有比賽呢!」

 

  葉修跟韓文清的關係因為見這一面貌似升溫了不少,兩個老選手不能再像以前沒事就打一把,多的就是在QQ上噴幾句垃圾話,跟個小年輕沒什麼兩樣。

  在一連串賽事之後迎來的又是全明星週末,這回是霸圖主場,三天活動結束葉修跟韓文清肯定會膩在一起的,這兩人已經將近兩年沒長時間相處了,只是沒想到第一天先是安排了七位新秀全部都向葉修挑戰存心惡整,最後一天全明星分組更是把霸圖跟興欣分到了一塊,根本是給機會讓葉修拆霸圖的台好好報復一番。

  「既然這樣的話,不如我們來點霸氣一些的安排?」葉修的提議自然是不會給霸圖人多少面子,他可沒給過幾次韓文清面子,「團隊賽不要牧師,怎麼樣?很霸氣吧!」

  「你果然是來拆台的。」王杰希這話立即得到了幾個附議,不過最終決定權還是在霸圖手上,眾人一致望向韓文清,這霸圖隊長果然霸氣,很是乾脆地拍板定案了。

  「就這樣吧!」也不知道是真青睞這霸氣的安排還是把葉修慣的,但霸圖隊長都發話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聽從這看似胡鬧的安排,說實話沒什麼不好,直接猛攻可以縮短許多對戰時間,在座的職業選手都是盼著活動盡可能早些結束的,這也是為什麼都想搶單人賽事名額的原因。

  團隊賽葉修跟韓文清配合得挺好,互相最了解自己的人固然當了十年對手,不過合作起來那默契也是上乘,B隊毫無懸念地獲勝了,整場比賽也才打了五分鐘,說不定提出這主意的葉修跟同意這樣做的韓文清都想著早點結束好回去親熱,雖然他們倆的確在結束後私會去了。

  補充一下,韓文清真是把葉修寵到天上去了,葉修給記者採訪到「最有經驗的選手」這個話題,葉修毫不留情的狠狠嘲諷了韓文清一把,韓文清回應竟然只是:「他在挑戰賽裡取得的成績,確實值得驕傲。」還好知情的人沒多少,不然可不知道會閃瞎多少雙眼。

 

  之後的幾場常規賽還是照常地打,好不容易挺進了季後賽、跟霸圖爭進入總決賽的門票,那場比賽充滿了激情與惆悵,十年宿敵的對決,他們都在這個賽場上站了十年,連一如既往的韓文清都學會了退讓、職業生涯末期的葉修也堅持了幾乎一整個賽季的首戰,他們的目標都是筆直地向前爭取榮耀,這條路就是你爭我奪,而其中一方必定會被留下,他們都再了解不過,特別是韓文清跟葉修,爭了十年,悲喜交加,葉修說到底還是給韓文清留下最多回憶的人,賽後重重地握手,嘴上沒說多少話但祝福之意都傳達到了。

  不負眾望,興欣得到了第十賽季總冠軍。

  但是葉修又要退役了,在榮耀闖了這麼多年,他說一葉知秋三連冠,現在君莫笑身上也有一冠,夠了、該回家了。

  「這回有知會老韓嗎?」我問,雖然答案了然於心。

  「那必須的,我可不想再來一次一聲不響跑走的後果。」

 

  若讓葉秋為這兩段感情作註解,他會說蘇沐秋對葉修來說是逝去的美好,而韓文清跟葉修那簡直是十年真愛,他想,也許這兩個人都拉了葉修一把,讓葉修在這條路上走的更平順,蘇家兄妹收留了葉修、韓文清在葉修失利那時走進了葉修的世界。

  蘇沐橙接著說這兩人怎麼鬧得職業圈都知道他們在一起的事,最近中國隊眾望所歸地抱了個世界冠軍回國,韓文清居然也來接機了,這樣的八卦黃少天肯定要深八的、不八也要噴幾句垃圾話,那個話嘮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大串什麼「老韓你居然來了!來沾冠軍隊喜氣嗎?下賽季總冠軍肯定會是藍雨的省省吧!還是作為家屬來接機的啊?」想不到就這麼簡單地套出來了,眾人在機場的表情是一個比一個精彩地目送韓文清帶葉修走掉。

  QQ群就炸鍋了,不過還沒看到葉修或韓文清露面,不曉得是在做什麼。

  葉秋也很是好奇,葉修回國這幾天都還沒回過家呢,卻是怎麼也沒想到正想著這事葉修就回來了,身後還領著韓文清。


-FIN-

评论 ( 5 )
热度 ( 35 )

© 不在燈火闌珊處 | Powered by LOFTER